广州市金华美皮具制造有限公司

都宝路品牌公众号

分享到:

手机官网

Copyright © 2018 jinhuamei.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504071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广州

旗下品牌:

>
>
>
欧盟大门“重启” 中国鞋企“转身”

NEWS CENTER

想客户之所想,急客户之所急;让客户享受到真正优质高效的服务。

新闻中心

欧盟大门“重启” 中国鞋企“转身”

分类:
都宝路资讯
来源:
2019/02/20 15:42
浏览量
【摘要】:
经过长达5年的艰难抗辩,中国鞋企终于“掰断”欧盟这根反倾销“大棒”。欧盟委员会日前发出公告,宣布从2011年3月31日起正式停止对中国皮鞋征收高达16.5%的反倾销税。

  经过长达5年的艰难抗辩,中国鞋企终于“掰断”欧盟这根反倾销“大棒”。欧盟委员会日前发出公告,宣布从2011年3月31日起正式停止对中国皮鞋征收高达16.5%的反倾销税。 一项官方数据显示,从2006年到2010年底,因为欧盟的反倾销关税实施,中国出口欧洲的皮鞋销售额下滑20%,间接造成企业经济损失约为100亿美元,直接导致我国20000人失业。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虽然欧盟已经取消了反倾销税,但是部分鞋企对欧盟市场的热情已经锐减。今年1月和2月,宁波口岸对欧盟出口皮鞋为367.2万双,同比下降8.37%。 五年拉锯战宣告终结 欧盟对中国皮鞋的反倾销始于5年前。

 

  为保护一些南欧制鞋企业的利益,欧盟从2006年10月起正式对从中国进口的皮鞋征收反倾销税,税率最高为16.5%。 由于这起案件在欧盟内部引起了很大分歧,欧盟成员国最终将征收反倾销税的期限由通常的5年缩减为两年。同年10月23日,奥康等5家中国鞋企上诉至欧盟初级法院。 那一年正是温州民营鞋企最难熬的日子。 “2006年欧盟刚开始征收反倾销税的时候,我们奥康皮鞋下半年的欧盟订单量比2005年同期下降了50%左右,这在我们公司来说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情况,当时我们很着急。”时任江苏奥康集团进出口公司总经理吴春悦说。 吴春悦告诉记者,欧盟很早就成为中国鞋企最大的出口市场之一,“2006年以前,我们出口欧洲的产量占到我们出口总产量的50%左右。” 温州吉尔达鞋业有限公司外贸部门相关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当时,由于欧盟对华皮鞋反倾销方案没有最终确定,经过多方商讨,最初制定的一、二套终裁方案“出尔反尔”,第三套终裁方案至今仍未出笼,致使国内企业和欧盟进口商观望氛围浓厚。 “正是大家都在观望的时候,我们被逼开拓了其他海外市场,原因是我们不能观望啊,生产的产品大批堆在那儿,自己不找出路我们就会被饿死。”上述负责人说。 “我们新来的进口商几乎已经断档,下半年订单量同比减少40%以上。为规避欧盟反倾销带来的影响,我们对欧盟出口额由原先占该公司总出口额的80%以上,下降到50%以下,并增加了对非洲、中东等国的出口。”上述负责人说。 2008年10月,就在此项反倾销措施本应到期时,欧盟委员会不顾大部分成员国的反对,决定对中国皮鞋反倾销案展开期满复审,以决定是否延长反倾销措施。复审期间,原反倾销措施依然适用。

 

经过长达5年的艰难抗辩,中国鞋企终于“掰断”欧盟这根反倾销“大棒”。欧盟委员会日前发出公告,宣布从2011年3月31日起正式停止对中国皮鞋征收高达16.5%的反倾销税。 一项官方数据显示,从2006年到2010年底,因为欧盟的反倾销关税实施,中国出口欧洲的皮鞋销售额下滑20%,间接造成企业经济损失约为100亿美元,直接导致我国20000人失业。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虽然欧盟已经取消了反倾销税,但是部分鞋企对欧盟市场的热情已经锐减。今年1月和2月,宁波口岸对欧盟出口皮鞋为367.2万双,同比下降8.37%。 五年拉锯战宣告终结 欧盟对中国皮鞋的反倾销始于5年前。 为保护一些南欧制鞋企业的利益,欧盟从2006年10月起正式对从中国进口的皮鞋征收反倾销税,税率最高为16.5%。 由于这起案件在欧盟内部引起了很大分歧,欧盟成员国最终将征收反倾销税的期限由通常的5年缩减为两年。同年10月23日,奥康等5家中国鞋企上诉至欧盟初级法院。 那一年正是温州民营鞋企最难熬的日子。 “2006年欧盟刚开始征收反倾销税的时候,我们奥康皮鞋下半年的欧盟订单量比2005年同期下降了50%左右,这在我们公司来说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情况,当时我们很着急。”时任江苏奥康集团进出口公司总经理吴春悦说。 吴春悦告诉记者,欧盟很早就成为中国鞋企最大的出口市场之一,“2006年以前,我们出口欧洲的产量占到我们出口总产量的50%左右。” 温州吉尔达鞋业有限公司外贸部门相关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当时,由于欧盟对华皮鞋反倾销方案没有最终确定,经过多方商讨,最初制定的一、二套终裁方案“出尔反尔”,第三套终裁方案至今仍未出笼,致使国内企业和欧盟进口商观望氛围浓厚。 “正是大家都在观望的时候,我们被逼开拓了其他海外市场,原因是我们不能观望啊,生产的产品大批堆在那儿,自己不找出路我们就会被饿死。”上述负责人说。 “我们新来的进口商几乎已经断档,下半年订单量同比减少40%以上。为规避欧盟反倾销带来的影响,我们对欧盟出口额由原先占该公司总出口额的80%以上,下降到50%以下,并增加了对非洲、中东等国的出口。”上述负责人说。 2008年10月,就在此项反倾销措施本应到期时,欧盟委员会不顾大部分成员国的反对,决定对中国皮鞋反倾销案展开期满复审,以决定是否延长反倾销措施。复审期间,原反倾销措施依然适用。 2009年12月,欧盟作出复审决定,将对中国皮鞋的反倾销措施再延长15个月,计划应于3月31日到期。 2010年4月,欧盟初级法院驳回5家中国鞋企的诉讼请求。我国商务部4月8日上诉WTO,就中国诉欧盟对华皮鞋反倾销措施案提起设立专家组请求,正式启动世贸组织争端解决专家组审理程序。 当年5月,在其他鞋企宣布放弃上诉的情况下,温州民企奥康鞋业决定继续上诉至欧盟高院。 欧盟市场魅力大减 欧盟对中国鞋企实行反倾销制裁这5年,让中国鞋企感到很多冤枉和无奈。 浙江一家知名鞋企负责人表示,欧盟贸易委员会认为中国产皮鞋以低于本国生产成本的价格倾销到欧盟。“这只是欧盟对中国鞋企征收反倾销税的一个借口,他们没有承认我们市场经济地位,欧盟计算我们的生产成本,参考的竟然是第三国的生产成本。” 浙江一家知名鞋企负责人坦陈:“由于国内人工成本较低,各企业还是有一定利润的。”但是以第三国的生产成本来考量中国的鞋企,无疑是一个非正常的手段。 温州一家中型鞋企负责人告诉记者,从2006年至今,欧盟市场已经被他们逐渐放弃了,“反倾销税这么高,还没什么利润,我们为什么要死盯着不放呢。” 这位负责人给本报记者算了一笔账,现在他们公司一双皮鞋在国内市场销售的平均单价为25美元,这双鞋出口到欧盟地区就要拿出高达4美元的反倾销税,“扣除材料、水、电、人工工资、场地等所有的成本,交出4美元的税,利润就所剩无几了。” 当本报记者问及今后是否重新做回欧盟市场时,这位负责人表示:“会考虑,但是所抱希望不大,还是以做内销为主吧。” 浙江奥康集团董事长王振滔说,2006年奥康对欧盟出口约100万双皮鞋,但随着反倾销税的征收,奥康在过去5年中基本放弃了对欧盟的出口,目前出口到欧盟的产品只占到总产品数的10%到15%左右。 “反倾销税之前,华坚出口欧盟占了企业出口2成。此后逐年下滑,目前出口欧盟只有不到1成的比重。由于反倾销税,我们每年有200多万美元的欧盟订单没了。”东莞华坚集团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 这位负责人还表示,征收反倾销税,使得企业出口成本大增。“这将促使不少企业不得不放弃欧盟市场,或者缩减比例”。 欧盟虽然决定取消对华皮鞋征收反倾销税,但危机并未解除。 中国皮革协会制鞋办公室主任卫亚非说,欧盟在很多方面仍有一些后续问题和准备,并且现在已经着手对中国的相关情况进行调查。 欧盟反倾销税停征后,届时可能会有大量鞋订单涌进中国市场。为此,宁波海关提醒口岸相关企业,对出口欧盟皮鞋一定要控制数量,尽量避免在第二季度集中出口,以免为欧盟制鞋企业提供重新启动反倾销程序的口实。 由于贸易壁垒随时可能再次筑起,欧盟市场相比巴西等国家和地区,吸引力大减。

 

  2009年12月,欧盟作出复审决定,将对中国皮鞋的反倾销措施再延长15个月,计划应于3月31日到期。 2010年4月,欧盟初级法院驳回5家中国鞋企的诉讼请求。我国商务部4月8日上诉WTO,就中国诉欧盟对华皮鞋反倾销措施案提起设立专家组请求,正式启动世贸组织争端解决专家组审理程序。 当年5月,在其他鞋企宣布放弃上诉的情况下,温州民企奥康鞋业决定继续上诉至欧盟高院。 欧盟市场魅力大减 欧盟对中国鞋企实行反倾销制裁这5年,让中国鞋企感到很多冤枉和无奈。 浙江一家知名鞋企负责人表示,欧盟贸易委员会认为中国产皮鞋以低于本国生产成本的价格倾销到欧盟。“这只是欧盟对中国鞋企征收反倾销税的一个借口,他们没有承认我们市场经济地位,欧盟计算我们的生产成本,参考的竟然是第三国的生产成本。” 浙江一家知名鞋企负责人坦陈:“由于国内人工成本较低,各企业还是有一定利润的。”但是以第三国的生产成本来考量中国的鞋企,无疑是一个非正常的手段。 温州一家中型鞋企负责人告诉记者,从2006年至今,欧盟市场已经被他们逐渐放弃了,“反倾销税这么高,还没什么利润,我们为什么要死盯着不放呢。” 这位负责人给本报记者算了一笔账,现在他们公司一双皮鞋在国内市场销售的平均单价为25美元,这双鞋出口到欧盟地区就要拿出高达4美元的反倾销税,“扣除材料、水、电、人工工资、场地等所有的成本,交出4美元的税,利润就所剩无几了。” 当本报记者问及今后是否重新做回欧盟市场时,这位负责人表示:“会考虑,但是所抱希望不大,还是以做内销为主吧。”

 

  浙江奥康集团董事长王振滔说,2006年奥康对欧盟出口约100万双皮鞋,但随着反倾销税的征收,奥康在过去5年中基本放弃了对欧盟的出口,目前出口到欧盟的产品只占到总产品数的10%到15%左右。 “反倾销税之前,华坚出口欧盟占了企业出口2成。此后逐年下滑,目前出口欧盟只有不到1成的比重。由于反倾销税,我们每年有200多万美元的欧盟订单没了。”东莞华坚集团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 这位负责人还表示,征收反倾销税,使得企业出口成本大增。“这将促使不少企业不得不放弃欧盟市场,或者缩减比例”。 欧盟虽然决定取消对华皮鞋征收反倾销税,但危机并未解除。 中国皮革协会制鞋办公室主任卫亚非说,欧盟在很多方面仍有一些后续问题和准备,并且现在已经着手对中国的相关情况进行调查。 欧盟反倾销税停征后,届时可能会有大量鞋订单涌进中国市场。为此,宁波海关提醒口岸相关企业,对出口欧盟皮鞋一定要控制数量,尽量避免在第二季度集中出口,以免为欧盟制鞋企业提供重新启动反倾销程序的口实。 由于贸易壁垒随时可能再次筑起,欧盟市场相比巴西等国家和地区,吸引力大减。